首页 > 新闻信息 > 正文

美团阿里京东“三分天下”格局已定?万亿“跑腿”生意
2020-07-15 15:13:10   来源:   点击:

一开始我只是兼职,几个月后我就放下了原来的工作,全部时间都用来跑单。当时真没想到,能一直跑这么久。回忆起近5年的骑手生活,达达快送

“一开始我只是兼职,几个月后我就放下了原来的工作,全部时间都用来跑单。当时真没想到,能一直跑这么久。”回忆起近5年的骑手生活,达达快送骑手王严理不无感慨。

  “早上7点多开始工作,晚上8点多回家,中午除了吃饭,基本都是在跑单。”

 

  不仅如此,王严理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年来,伴随即时配送行业发展,无论他的个人收入、骑乘工具、手机系统,乃至他的配送订单、家庭生活都发生了巨大变化。

  “刚当骑手的时候,总是找不对路,但现在手机定位特别快,路线规划特别准。”

  “最早时候我用的是小米手机,入门型号的那种,现在用的是华为手机,还是5G版。”

  “五年前刚入职时,我是钱买的二手电瓶车,现在家里已经买了四台电动车,就是为了跑单,还特意装的锂电池。”

  尤其,对比五年前刚做骑手一个月3000-4000元的收入,现在王严理基本每个月收入都有1万多。不仅他自己坚持在跑单,还带了很多“徒弟”,他的爱人就是他的大徒弟,还有十来个亲朋好友……

  王严理的体会正是即时配送行业变迁的一个缩影。

  受疫情的影响,今年对于整个物流行业或许是具有挑战性的一年,但聚焦到即时配送领域,今年也有着更为特殊的意义。

  一方面,经过年初疫情特殊时期的历练,即时配送的用户教育和数字化都有了极大提升;另一方面,即时配送领域内的玩家在2020年也有了深刻的变化,市场激烈空前。

  就在2020下半年开局之际,饿了么7月10日宣布全面升级,从餐饮外卖平台升级为生活服务平台,从送外卖到“送万物”,触角延伸至整个本地生活领域;这是阿里自2018年4月全资收购饿了么之后进一步与美团开启的“贴身肉搏”。而美团点评对于同城零售的频繁升级,今年以来股价屡创新高,在6月市值首次冲破万亿港元之后,券商仍在频频更新目标价。

  不仅于此,今年6月,“即时配送第一股”达达集团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挂牌上市,再次搅动“一池春水”;可以看到,今年3月以来,滴滴、哈啰等出行巨头亦开始跨界搅局,上线“跑腿”业务。点我达在今年3月也已被阿里旗下的菜鸟网络正式收购收入麾下……这些都仿佛一场新赛段的发令枪响,将整个即时配送行业以海啸之势推入到了下半场。

  可以看到,历经早期“百团大战”的洗牌后,即时配送的“幸存者们”诸如饿了么、蜂鸟配送、点我达,均已被深度融入到巨头的本地生活体系中;或如达达联合京东到家开辟了商超、生鲜配送的细分赛道;还有在各大阵营之外、自成一派,仍在坚持自己独有“一对一急送,拒绝拼单”理念的闪送。究竟,他们的下半场将如何演绎?巨头们新赛段的战略、战术和排位还将有着怎样可能的变数与分野?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采访到了达达集团、饿了么、美团、闪送等多个头部公司创始人和相关直接业务负责人。

  走过“乱世求生”时代的即时配送,看似格局已定,实则依然暗流涌动,随时可能掀起围绕整个本地生活上下游的新一轮变革风潮。对于从上半场幸存下来的玩家们来说,考验也才刚刚开始。

  潮起2014,行业规模6年增长超14倍

  O2O时代的“幸存者”们怎么样了?

  尽管即时配送已经成为电商服务的标配,甚至被视为打赢新消费时代“服务战”的杀手锏,但回顾即时配送行业的发展历程,远没有当前这般受到重视。

  以2020年“即时配送第一股”达达集团上市代表的行业标志性事件来溯源,2014年达达刚刚成立之初,即时配送行业尚处于萌芽阶段。当时谈论即时配送者寥寥,更多关注的还是O2O。

  而就同时期赛道最为火热的外卖领域来说,如饿了么、美团外卖、百度外卖等互联网巨头,当时已经占领了大半的外卖市场份额。艾瑞早年发布的《2016年中国外卖O2O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4年中国餐饮O2O市场规模已达到1114.4亿元。

  反观即时配送市场,艾瑞在2019年发布的《中国即时物流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4年中国即时物流行业规模仅为110.3亿元,与当时的中国餐饮O2O市场规模相差了10倍之多。

图片来源:《艾瑞咨询:2019年中国即时物流行业研究报告》

  而到2019年,中国即时物流行业规模已经达到1312.6亿元,预计2020年达到1700.8亿元,6年间行业规模增长超过14倍。

图片来源:《艾瑞咨询:2020年中国即时物流行业研究报告》

  “早年(2015年7月)刚刚加入达达的时候,主要配送的订单是餐饮外卖和奶茶,很少有其他类型的订单。后来随着平台的发展,诸如蛋糕鲜花订单、商超生鲜订单,甚至手机数码订单等才逐渐多了起来。”王严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艾媒咨询数据同样显示,即时物流订单数量从2014年的7.6亿单增长到2020年预计将达228.4亿单,增长了29倍。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也是即时配送开始创业大爆发的一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启信宝数据库,梳理了近十年(2010-2020年)即时配送相关公司的工商注册与注销名单发现,在过去的十年中,总共有922家新注册成立的即时配送相关公司,死亡(注销)172家公司。

  这其中,尽管美团和饿了么的配送团队均是在2010年注册成立,但2010年、2011年、2012年每年新成立公司的数量均不超过30家,2013年也仅成立了46家。

  2014年之后,随着O2O概念的兴起和餐饮外卖的崭露头角,“跑腿”赛道开始涌入大量创业者:注册成立公司数量达到155家。这一年,不只是达达破土而出,包括闪送、风先生、邻趣、每日优鲜等即时配送和即时零售企业都在这一年成立。

  2015年更是迎来创业高峰,成立数量达到230家;一直到2018年,即时配送领域创业公司一直保持在每年注册公司超过100家的注册速度。

  也正因如此,很多业内人士将2014年称作即时配送行业、也是外卖行业发展的元年。

  为什么是2014年?

  “达达2014年招募配送员的时候,赶上了最后一波没有智能手机的配送员。差不多过了那个时候,街上再也没有人没有智能手机了。包括移动支付也是在那个时候解决的,几个最重要的基础都在那时具备。”回忆起创业时候的市场环境,达达集团创始人兼CEO蒯佳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不无庆幸地说。

  在蒯佳祺看来,2014年是外卖行业发展的元年,达达刚好站在了风口上,也因此构建起了即时配送行业发展的基础。

  或也正因如此,到了2015年O2O行业进入百团大战时期,即时配送赛道中的入局者进一步增多。不只是有UU跑腿、点我达等新面孔加入,达达、闪送、邻趣等也在这一年获得了资本加持。更值得注意的是,曾经的外卖巨头们也分别开始建立起自己的即时配送团队,这其中就包括了美团旗下的美团专送、饿了么旗下的蜂鸟配送,以及百度外卖旗下的百度骑士。

  然而,诸强争霸必有成败。

  历经6年行业激荡、潮起潮落,让业界记忆犹新的是,百度外卖于2017年被饿了么收购;饿了么又于2018年被阿里以95亿美元全资收购;2018这一年,美团同时成功港股上市,至此,即时配送的巨头生态逐渐形成,而蜂拥而入的创业公司也进入了“行业大洗牌”阶段。

  启信宝数据显示,2019年即时配送领域仅有62家新成立的公司,注销公司则达到78家创下历史纪录,2019年企业注销数量亦首次超过成立数量。

  而在工商注销数据之外,其他中小玩家,诸如风先生自2017年宣布过C轮融资后,尽管当前工商信息依然显示为存续状态,但已有近3年未曾对外发声;人人快送、邻趣和快服务三家平台在2019年时宣布战略联合,抱团取暖,而在2019年底,人人快送公司即被曝出经营异常,并成为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点我达则在2020年3月被阿里巴巴旗下菜鸟网络全资收购。

即时配送行业大事记

图片来源:《美团配送:2019中国即时配送行业发展报告》

  由此,在即时配送赛道上也只剩下闪送、UU跑腿,与达达保持着独立发展,当然达达集团其实早在2016年时就已经与京东集团旗下的京东到家完成了合并。

  而在这些创业公司的身影中,还有一个独立于巨头生态之外的公司不能忽视,就是专注于C端市场“一对一急送”的闪送。

  这家同样成立于2014年的公司,也是闪送联合创始人于红建的第三次创业,对于物流行业的独到的见解和预判让他成为了即时配送的第一批创业玩家。

  6年过去,眼看着竞争对手或被碾压于历史的车轮中,或依附于巨头生态成为本地生活战略规划中不可或缺的拼图,于红建感慨万千。

  尤其是2020年上半年,先是突如其来的疫情引爆到家需求,紧接着点我达被阿里收于囊中,再就是达达成为即时配送第一股,这些都让于红建更加坚定即时配送大有可为且已经提前来到黄金期。

  “巨头入局加速了对用户的教育和习惯的养成,而疫情的催化让即时配送提前3-5年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期。但是即便如此,当前即时配送市场还处于前期阶段,每个公司都还在寻找自己的增量市场,根据服务客群划分聚焦点,各自得利。”于红建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几年即时配送市场风云变幻,在巨头深度入局之时,闪送穿梭于逐渐拥挤的跑道却依然独有一番立足之地,去年8月,闪送发起一场“一对一急送,拒绝拼单”的“侧翼战”,也被认为是在巨头林立、“扩张”成为当下主流之时的一种乱世中的生存哲学。

  在于红建看来,发展至今,即时配送仍然只是一个新生的事物,用历史的眼光很难判断。从这几年的规模增长看,即时配送的整体规模将远大于快递的规模,而未来也将激发很多新的商业场景和形态。

  “虽然巨头方面格局已定,但是不同公司在细分的市场中依然大有所为。”他表示。

  “AJM”持续加码

  即时配送“三分天下”格局已定?

  可以看到,虽然不过短短六年多的时间,即时配送行业却历经了多轮洗牌,无论对于行业还是个体来说,“变”都成为每一年的关键词。

  阿里本地生活副总裁、蜂鸟即配业务负责人刘歆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谈及2020年的变化认为,疫情期间(也是春节期间),到家配送需求一般会下降,但今年1-2月零售的有效订单较2019年同期是逆势增长的,尤其是“全品类”的即时配送需求有了非常大的提升,可以说,行业机会是巨大的。

  “尤其生鲜,2018年生鲜行业市场规模近5万亿,2019年第一季度蜂鸟即配生鲜活跃用户订单量超2018全年,同比增速高达384%;在订单量和商户数增速上,三四线城市分别为一线城市的1.4和1.49倍。”刘歆杨说。

  被强调的是,不管是餐饮、商超、生鲜,还是其他新零售行业,不仅仅是所有线下经营者对即时配送的认知和需求产生了巨大的颠覆,另外,消费者对商超里的快消品、药房合规药品以及蔬菜、生鲜产生大量的需求,他们对即时配送的需求和认知也在产生变化。

  与此同时,一个越发明显的趋势在于:电商巨头对于本地生活市场蛋糕的兴趣也越来越大。

  尤其是从近两年的市场表现来看。2019年,美团旗下的美团配送与饿了么旗下的蜂鸟配送先后对外宣布独立品牌,并开始瞄准外卖跑腿之外的即时配送空间。而2020年,从点我达被阿里旗下菜鸟网络收购,到饿了么全面升级成为生活服务平台,这进一步意味着阿里与美团进一步开启“贴身肉搏”。

  这在今年618电商大战中,也有着最直观的呈现。

  作为疫情后的首个全民购物狂欢节,当本地生活平台联动电商巨头“万券齐发”之时,即时配送也成为了物流大军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宛如一个触角,连接到平台与消费者的最深处。

即时配送热点商业场景

图片来源:《美团配送:2019中国即时配送行业发展报告》

  据了解,京东618期间,即时配送成交额环比增长超130%;其中,6月18日,首单华为nova 7 SE 5G手机仅用了10分钟就送到了用户的手中。

  饿了么仅在6月1日,加入天猫618的肯德基、麦当劳星巴克、必胜客等本地生活商家开售仅20分钟就卖出1000万卡券。消费医疗板块开卖不到一小时成交额突破1000万元,同比去年单日增长265%,此外,连锁商超外卖订单环比增长260%。

  苏宁在今年的618期间上线了全新的云店频道,提供1小时达服务。苏宁的到家业务在618期间订单增长了510%,助力线下百货门店销售同比增长128%,其中线上订单占比达20%。

  美团点评则联手中饭店协会在今年618期间开启首届中国外卖节,在北京、上海、南京、杭州、宁波5个城市的4000家线上门店开启促销活动。并初次试水餐饮外卖的直播带货。

  而作为即时配送第一股,达达集团618战报数据显示,该集团旗下本地即时零售平台京东到家在618单日销售金额刷新历史峰值,同比去年翻倍增长;旗下本地即时配送平台达达快送的配送单量也迎来爆发式增长,单日完成近千万单的同城配送订单,618当日截至15:20,配送完成单量超去年全天。

  可以看到的是,即时配送之于电商,如今已经成为了巨头玩家之间服务竞赛的“排头兵”。

上一篇:7月前10个交易日成立34只新基金 募资1260亿元同比增3倍
下一篇:英国弃用华为5G设备!华为最新回应:失望!敦促政府

QQ在线咨询

微信扫一扫

每天送三只好股

或手动添加微信号
myyh_123